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弘

 
 
 

日志

 
 
关于我

清华大学自动化系学士(1985年), 清华大学人文社会科学学院法学硕士(1991年), 美国Northern Illinois University经济学博士(2002年), 现供职于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

网易考拉推荐

失衡的中国经济及原因  

2010-06-30 11:04: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实行改革开放政策以来,中国的经济发展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在过去二十年间,真实GDP增长了6倍以上,人均GDP增长了5倍以上。而在高速经济发展的同时,中国的经济结构也出现严重失衡的态势。其中最突出的是,在用支出法衡量的GDP结构中,二十年间居民消费所占比重呈下降趋势,同时资本形成和净出口所占比重显著上升(参见图表1a、1b)。与其他国家相比,中国的这种需求结构失衡也表现得十分突出(参见图表2a、2b、2c)。

图表1a:

中国经济的结构失衡 - 张弘 - 张弘

图表1b:

中国经济的结构失衡 - 张弘 - 张弘
      图表2a:
中国经济的结构失衡 - 张弘 - 张弘

图表2b:

中国经济的结构失衡 - 张弘 - 张弘

图表2c:

中国经济的结构失衡 - 张弘 - 张弘

GDP(国内生产总值)是用来衡量一个国家在一定时期内生产出来的全部最终产品与服务(不包括中间产品与服务)的总量指标。所谓用支出法计算的GDP是从最终产品与服务购买者及其使用用途来计算GDP并分析GDP的结构。从支出法角度来看,GDP所包含的全部最终产品与服务被用于四个方向:居民家庭消费、政府消费、投资(或资本形成,包括政府投资和民间投资,包括基础设施建设、生产性投资、房地产投资和企业库存变化)、净出口(出口减进口)。家庭消费支出是为满足家庭成员物质、文化和精神生活的需要,从本国经济领土和国外购买的货物和服务的支出,包括食品、衣着、家庭设备与用品、医疗保健、交通和通信、娱乐教育文化用品与服务、居住等多方面支出。政府消费指政府部门为全社会提供的公共服务的消费支出和免费或以较低的价格向居民家庭提供的货物和服务的净支出,其中包括教育、健康服务等可分割给居民家庭的个人性消费支出,也包括国防、社会管理等不可分割的集体性消费支出。

从收入法计算的GDP来看(即国民总收入,GNI),各部门的全部收入不过是用于现期消费,或储蓄起来进行实物或金融投资。消费(包括居民家庭消费和政府消费,中国政府消费比重变化不大)比重偏低,意味着储蓄比重偏高。如果储蓄完全转化为国内投资,则从理论上讲有利于促进经济增长。较高的资本形成率(主要是固定资本,包括基础设施,存货变化仅占资本形成的很小比例)是中国经济高速发展的重要原因。然而,对于开放经济体来说,相对其他国家过高的储蓄率可能导致资本的大量流出,与之相对应的便是本国的巨额贸易顺差,或其它国家的贸易逆差,从而形成国际经济的不平衡。这便是当前世界经济领域争辩最激烈的问题之一。从国内来说,过高的资本形成率挤占了居民消费,使民众不能充分享受到经济增长的果实,与经济增长和人均GDP增长的高速度形成鲜明对照的是,人均真实消费在二十年间仅增长了两倍多(参见图表1a)。消费的低迷又压低了国内投资的回报率和投资效率,从而增加了资本流出的合理性。

国际上对居民消费水平进行比较时通常还考虑“个人实际消费”这一指标,它包括一般意义上的居民消费,还加上政府消费中涵盖的向居民免费提供的教育和健康服务。政府在教育和健康服务方面的支出被认为对居民消费有促进作用,因为有了政府的保障,居民可以更放心地将自己的可支配收入用于日常的生活消费。而在这方面,中国政府在教育和健康服务方面的消费性支出占GDP的比重以及中国个人实际消费占GDP的比重都与所比较的其他国家存在显著差距(参见图表3)。

图表3:

中国经济的结构失衡 - 张弘 - 张弘

 

从理论上讲,决定居民消费的一个主要因素是家庭的可支配收入。可支配收入是通过国民经济各部门间的转移支付对国民总收入(GNI)进行二次分配后的结果,是各部门真正可自由支配的收入资源。家庭部门、政府部门和企业部门的可支配收入合计为国民可支配总收入,它与国民总收入的差别在于国内外之间的净转移支付,而国民总收入(GNI)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差别在于国内外之间的净要素收益。由于国内外之间的净要素收益和净转移支付通常数额较小,国民可支配总收入、国民总收入和GDP往往数额接近。在三大部门的可支配收入中,二十年间中国家庭部门的可支配收入占国民可支配总收入的比重呈下降趋势,而政府部门和企业部门的可支配收入占可支配总收入的比重均呈上升趋势。这或许部分地说明了家庭消费占GDP比重下降的原因(参见图表4a)。与若干其它国家相比,中国家庭部门的可支配收入比重也相对偏低,政府部门和企业部门的可支配收入比重相对偏高(参见图表5a)。

图表4a:

中国经济的结构失衡 - 张弘 - 张弘

图表5a: 

中国经济的结构失衡 - 张弘 - 张弘

从另一个角度看,在一个国家的整个GDP中,劳动者报酬往往是居民家庭收入的主要部分,因此劳动者报酬在GDP中的占比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着居民家庭的收入和支出份额。劳动者报酬包括劳动者获得的各种形式的工资、奖金和津贴,既包括货币形式的,也包括实物形式的,还包括劳动者所享受的公费医疗和医药卫生费、上下班交通补贴、单位支付的社会保险费、住房公积金等。在过去二十年间,中国劳动者报酬占GDP的比重虽然经历了2003年和2004年之间由于统计口径调整引起的突变(2004年之前将自雇用者收入全部计入劳动收入而使劳动者报酬占比被高估),但仍不能改变中国劳动者报酬占比下降的事实(参见图表4b)。同样,在一致的口径下与若干其他国家相比,中国劳动者报酬比重处于偏低水平(参见图表5b)。

图表4b:

中国经济的结构失衡 - 张弘 - 张弘

 图表5b:

中国经济的结构失衡 - 张弘 - 张弘

就居民家庭来说,一方面其可支配收入份额在下降,另一方面其消费占可支配收入的比重(平均消费倾向)也在波动中下降,因此也就不奇怪为什么居民消费在GDP中的占比呈下降趋势(参见图表6a)。与若干其它国家相比,中国居民的平均消费倾向最低,平均储蓄倾向最高(参见图表7a)。

图表6a:

中国经济的结构失衡 - 张弘 - 张弘

 图表7a:

中国经济的结构失衡 - 张弘 - 张弘

与平均消费倾向下降相对应的是居民家庭储蓄占其可支配收入比重(平均储蓄倾向)的上升(参见图表6a)。尽管如此,由于家庭可支配收入份额下降得更快,居民家庭储蓄对于国民总储蓄的贡献份额便呈波动下降趋势。与此同时,政府储蓄和企业储蓄对国民总储蓄的贡献份额则在波动中上升(参见图表6b)。企业储蓄在概念上与企业可支配收入相等,因为企业被认为不存在消费行为。政府储蓄则是其可支配收入中用于政府消费(包括向居民家庭提供教育、健康服务等消费性支出)后剩余的部分,可能直接用于固定资产投资,也可能用于金融投资。相对若干发达国家来说,中国企业储蓄占比并不算高,因为发达国家或者家庭储蓄倾向很低,或者政府收入中消费比例(提供公共品)很高,储蓄比例很低,甚至是财政赤字(参见图表7b)。而中国政府公共服务提供量是远远不足的。国民总储蓄与国内总投资的差额则是资本净流出,也相当于净出口。

图表6b:

中国经济的结构失衡 - 张弘 - 张弘

图表7b: 

中国经济的结构失衡 - 张弘 - 张弘

居民家庭平均消费倾向偏低的原因一方面是前面谈到的政府在教育、健康服务和社会保障领域支出不足,另一方面则与收入差距扩大有关。一般来说,低收入者平均消费倾向高于高收入者。由于边际消费倾向递减规律的作用,收入差距大的国家其平均消费倾向会低于收入相对平均的国家。近十几年来,尽管中国地区之间人均GDP差距经历了先扩大后缩小的过程(参见图表8),但城镇与乡村人均可支配收入差距和城镇内可支配收入高低阶层之间差距都呈上升趋势(参见图表9)。如果用国际上通行的基尼指数(Gini index,0为完全平均,1为极端不平均)来衡量收入差距,世界银行估计中国的基尼指数已从1998年的0.403上升到2007年的0.415。通常认为基尼指数高于0.4便属于收入不平等程度较高国家(参见图表10)。

图表8:

全国及各地人均GDP(当年价,元)

 

人均GDP(2008年)

人均GDP/各省平均值

 

人均GDP(2005年)

人均GDP/各省平均值

全 国

22698

 

全 国

14040

 

上  海

73124

2.84

上  海

51474

3.18

北  京

63029

2.44

北  京

45444

2.80

天  津

55473

2.15

天  津

35783

2.21

浙  江

42214

1.64

浙  江

27703

1.71

江  苏

39622

1.54

江  苏

24560

1.52

广  东

37589

1.46

广  东

24435

1.51

山  东

33083

1.28

山  东

20096

1.24

内蒙古

32214

1.25

辽  宁

18983

1.17

辽  宁

31259

1.21

福  建

18646

1.15

福  建

30123

1.17

内蒙古

16331

1.01

吉  林

23514

0.91

河  北

14782

0.91

河  北

23239

0.90

黑龙江

14434

0.89

黑龙江

21727

0.84

吉  林

13348

0.82

山  西

20398

0.79

新  疆

13108

0.81

新  疆

19893

0.77

山  西

12495

0.77

湖  北

19860

0.77

湖  北

11431

0.71

河  南

19593

0.76

河  南

11346

0.70

陕  西

18246

0.71

重  庆

10982

0.68

重  庆

18025

0.70

海  南

10871

0.67

宁  夏

17892

0.69

湖  南

10426

0.64

湖  南

17521

0.68

宁  夏

10239

0.63

青  海

17389

0.67

青  海

10045

0.62

海  南

17175

0.67

陕  西

9899

0.61

四  川

15378

0.60

江  西

9440

0.58

广  西

14966

0.58

西  藏

9114

0.56

江  西

14781

0.57

四  川

9060

0.56

安  徽

14485

0.56

广  西

8788

0.54

西  藏

13861

0.54

安  徽

8675

0.54

云  南

12587

0.49

云  南

7835

0.48

甘  肃

12110

0.47

甘  肃

7477

0.46

贵  州

8824

0.34

贵  州

5052

0.31

标准差(说明地区之间差异在缩小)

0.60

 

 

0.68

 

图表8(续):

 

人均GDP(2000年)

人均GDP/各省平均值

 

人均GDP(1995年)

人均GDP/各省平均值

全 国

7858

 

全 国

5046

 

上  海

34547

4.02

上  海

17403

3.36

北  京

22460

2.61

北  京

11150

2.16

天  津

17993

2.09

天  津

9768

1.89

浙  江

13461

1.57

浙  江

8161

1.58

广  东

12885

1.50

广  东

7836

1.51

江  苏

11773

1.37

江  苏

7296

1.41

福  建

11601

1.35

辽  宁

6826

1.32

辽  宁

11226

1.31

福  建

6674

1.29

山  东

9555

1.11

山  东

5747

1.11

黑龙江

8562

1.00

黑龙江

5443

1.05

河  北

7663

0.89

海  南

5030

0.97

新  疆

7470

0.87

新  疆

5025

0.97

湖  北

7188

0.84

河  北

4427

0.86

海  南

6894

0.80

吉  林

4356

0.84

吉  林

6847

0.80

湖  北

4143

0.80

内蒙古

5872

0.68

内蒙古

3647

0.70

湖  南

5639

0.66

山  西

3550

0.69

河  南

5444

0.63

广  西

3535

0.68

重  庆

5157

0.60

青  海

3437

0.66

山  西

5137

0.60

湖  南

3435

0.66

青  海

5087

0.59

安  徽

3332

0.64

安  徽

4867

0.57

宁  夏

3309

0.64

江  西

4851

0.56

河  南

3300

0.64

宁  夏

4839

0.56

四  川

3121

0.60

四  川

4784

0.56

云  南

3024

0.58

云  南

4637

0.54

江  西

2966

0.57

西  藏

4559

0.53

陕  西

2846

0.55

陕  西

4549

0.53

西  藏

2333

0.45

广  西

4319

0.50

甘  肃

2270

0.44

甘  肃

3838

0.45

贵  州

1796

0.35

贵  州

2662

0.31

 

 

 

标准差(说明地区之间差异在缩小)

0.76

 

 

0.63

图表9:

中国经济的结构失衡 - 张弘 - 张弘

  图表10:

 

若干国家基尼指数比较(2007年)

中国

美国

日本

德国

韩国

印度

巴西

南非

俄罗斯

0.415

0.408

0.249

0.283

0.316

0.368

0.55

0.578

0.375



         至于居民家庭可支配收入份额偏低和劳动者报酬占GDP比重偏低的原因,学者们给出了如下可能的原因。

  一是中国目前处于工业化进程中期,资本密集度加深,劳动者报酬份额较高的农业部门(接近90%)在国民经济中的比重下降。而由于一些体制上的原因,劳动者报酬份额高于工业(40%左右)的服务业(50%左右)发展相对落后,在国民经济中的比重仍然较低。劳动者报酬份额较低的工业部门规模庞大,是国民经济的主体,因而拉低了全社会的劳动者报酬份额(参见图表11、图表12)。

图表11:

中国经济的结构失衡 - 张弘 - 张弘

 图表12:

失衡的中国经济及原因 - 张弘 - 张弘

 

  二是家庭的财产性收入受到限制,商业银行存款利率在央行的控制下不能向上浮动,上市公司的股份分红少得可怜。企业留利水平过高是企业部门可支配收入份额偏高和中国投资冲动长久不衰的原因之一。中共十七大已提出增加公众财产性收入的问题。

  三是家庭的社会保障贡献份额较高。据专家估计,中国居民家庭一次分配应获得的总收入中一半左右要通过二次分配被扣除出去,这些扣除包括养老、医疗等社会保险以及住房公积金、所得税等。另外,由于社会保障资金的基本流向是从中年人到退休后的老年人,而与西方社会相反,中国老年人的消费倾向低于中年人,因而社会保障转移支付的结果不是像西方那样提高而是降低了全社会的平均消费率。

  总之,中国经济目前的结构失衡状况是制约未来经济持续发展所必须解决的关键问题,需要对这种失衡的原因、国内国际影响和扭转方式进行更进一步的研究。

 

 

  评论这张
 
阅读(2465)|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